婚礼跟拍不懂怎么选?你先看看中国最贵的摄影师,怎么拍的

 每当有新人问,婚礼跟拍摄影师该怎么选,看了十来个摄影师的作品感觉都差不多。

我常建议说,要不先看看最好的婚礼摄影师是怎么拍的?审美提升了,你自有判断。

这份名单的前列总有这个名字:歪猫

这是一个与自己的天赋不期而遇的故事      

歪猫

歪猫(网名weiweia),乍听可萌可怪,但原名相当大气:贺丰。1981年出生才35岁的他,已经成为中国婚礼摄影界叫价最高的摄影师之一。新近大婚的著名网红林珊珊,就请了歪猫公社记录自己最重要的时刻。

林珊珊婚礼

在国际各项比赛中获奖超过80多次 ,他身上头衔众多:

第一位获得AGWPJA(全球艺术婚礼摄影师协会)冠军的华人摄影师,也是至今AGWPJA大赛上获奖最多的华人摄影师。

第一位获得美国WPPI国际婚礼人像协会年终大赛总冠军,和荣获WPPI授予master称号的大陆摄影师。

中国为数不多的尼康大使之一。

我们采访歪猫时,他刚结束了今年上海的workshop——全国各地的摄影师齐聚一堂,歪猫将自己十几年的拍摄经验与思路倾囊相授。全国众多摄影师以能参加歪猫的课程为荣。

然而,谁能想到,11年前,歪猫只是个地方邮政局里修ATM机,对摄影毫无接触的呆萌理科男。翻开他的十年,这不是一部一路无阻升级打怪的玄幻小说,但所有初入摄影行业的新人都会热血沸腾。

铁饭碗何足道?摄影方是真爱

吴侬软语的江苏小城无锡

清冷的邮政局

冰冷的ATM

这就是2004年贺丰从扬州大学毕业后的生活,手端铁饭碗,年收入5万,同辈人中不好也不坏。

发现自己天赋的契机,几乎都要归于偶然,他也不例外。2005年初,他拿到了第一台相机,只有四百万像素,但在当时已经是个小小的奢侈品。他回忆说,

“我拿着相机到处拍,人文,风景,起早贪黑的爬山去拍日出星星,冰天雪地去火车站拍农民工返乡……被人肯定的感觉是美好的,这让我觉得自己是否真的有一些小小的艺术细胞和天赋,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知道的是,我早已深深的爱上了摄影。”

2006年,机缘巧合之下,他开始以“歪猫”的名字兼职做婚礼摄影。当时,放眼中国的婚礼摄影,不过刚刚起步。2011年,拥有了微博后,歪猫的作品被不断转发,他的名气也从无锡延伸到全国。

全职从事摄影的转机也在这一年。一次,他接了一位青岛客人的订单,开价5000/天。“我想跟领导请假3天,软磨硬泡之下还是失败了,那时我就决定,辞职!”很快,在全家的反对声之下,他摔了“铁饭碗”,办起了“歪猫公社”,专门承接婚礼摄影。

自此,江湖上再无邮政局贺丰,只有婚礼摄影师歪猫。

婚礼有人钟爱摆拍,他只想捕捉瞬间

回想起自己踏入婚礼摄影行业的命运瞬间,歪猫提到了Cliff Mautner,世界十大婚礼摄影师之一,尼康美国大使。无意间第一次看到Cliff Mautner作品时,他回忆说:

“瞬间被震惊了,无与伦比的情感和光影,细腻的捕捉唯美的肖像,让我看到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又一身……也就是在那刻我才明白,原来婚礼不是拿着闪灯从头闪到尾,原来婚礼还可以这么拍。我好像一下子找到了方向,好像一下子人生的路就瞬间明朗了起来,那是个不眠的夜晚。”

也是从这一刻起,歪猫确定了自己的作品风格。和许多国内的婚礼摄影不同,他坚持当婚礼中的“隐形记录者”———不摆拍,只在尽量不干扰新人的情况下做适当的引导,努力去捕捉感动的表情、热情的拥抱和真挚的泪水。歪猫公社给自己的标签就是“用唯美去纪实”。

歪猫无奈地说,在中国拍婚礼,最大的难处就是中国人情感含蓄,喜欢克制胜于表达,镜头感和表现力与西方人完全不同。比起真实的情感瞬间,很多新娘甚至更青睐“还是那些妩媚唯美的摆拍”。许多次,当歪猫要捕捉新人亲友擦眼泪的瞬间时,总被突然挡住镜头,“这样太难看”。

业内模式化的现状也很严重,“最好的婚礼跟拍作品应该有情感有故事,但现在很多跟拍都有了约定俗成的套路了,婚礼环境、流程都差不多,拍出来一个模子,没有亮点。”

他更喜欢捕捉个性化的、不经意的瞬间:

“一大早每个人都在忙碌,在自己的婚礼岗位上各司其职,这时不需要任何人看我镜头,我会尽量把更多人框到同一个画面中去。”

婚礼上的小孩常常是亮点。

“父母、女儿告别,大概是婚礼感情最外露的时刻,会不在意形象、忍不住落泪……”

“仪式上父亲交接的瞬间……”

爸妈感动、不舍的眼泪

# 还有这些瞬间…… #

你看着他,他看着你

这些温暖的小插曲

常有神来之笔的婚戒创意

爬三小时山路,只为一张婚纱照

同是拿镜头,国内婚纱摄影和婚礼跟拍却是两个壁垒分明的技术活,但歪猫在这两块都做到了顶尖。他总是会有源源不断的新创意,很多作品一出来,就引发业内一大波分析、模仿。

歪猫说这和他的经历有关,“婚礼跟拍转到婚纱照拍摄是可行的,但婚纱照转到婚礼跟拍就比较难了,后者考验的是捕捉的能力。我是从拍婚礼出身的,婚礼中也需要拍肖像,但不像婚纱照有那么多限制,可以无拘无束发挥。很自然地,11年开始拍婚纱照后,就形成了天马行空的风格。”

美国拉斯维加斯死亡谷沙丘

业内一般把歪猫的婚纱照定义为“大片/硬照”,唯美、大气,光影极佳。他的婚纱照没有内景,全部都是外景,世界各地的旅拍。

青海湖

巴厘岛

上海观光地铁隧道

美国拉斯维加斯死亡谷

歪猫的作品中,常有几张“人小景大”的,偶尔也会有人质疑“脸都看不清,哪知道是谁的婚纱照”。

我们问他怎么看?想不到他并没有回避这个看似冒犯的问题,笑着说,“无所谓,这是我的个人风格。事实上,这类型作品在国际上称为环境人像,在欧美是最受欢迎的。我们和新人辛辛苦苦来到一个非常美的地方,有时候甚至需要爬山3个小时,我们都希望作品中能有这样环境和人合一的作品。以后翻开,还可以回忆起在这看到的风景、发生的故事。”

美国KONA路边的小山洞

关于灵感的来源,他直言没有特别的诀窍,看到的每一张照片都可以成为他的灵感来源。“比如,在国家地理上看到一些风景照,就会想我下次看到类似的场景,该把新人放在哪个位置。平时也会看很多其他摄影师的作品,不指定看谁的,每个人都会有闪光点,我要做的是把他们作品的闪光点融汇到自己的风格里。”

美国一号公路

对盗图很无奈

婚礼摄影行业正处于井喷阶段

这组照片的名字叫“我的小棉袄被人穿走了”,正来自歪猫公社。很多人肯定在网上看过这组照片,在疯传中可能根本不知道作者是谁——它遭受了疯狂盗图。对中国婚纱摄影和婚礼跟拍界猖獗的盗图,歪猫表示很无力:

“相对国外对盗版的严令禁止,中国对版权的保护一直很薄弱,监管力度较差差,犯错成本低。对新人来说也很难辨别,发在闭塞的本地平台就难度更大了。在开放的微博等生态上,则相对容易被拆穿。建议新人在选择摄影师时,货比三家,多看摄影师的案例。”

关于行业现状,他的态度相当乐观,“国内婚礼摄影行业正处于井喷阶段,国外很多摄影协会机构对中国是全面开放的,越来越多中国摄影师在比赛中崭露头角。网络的开放意味着学习资源的开放,摄影师数量在翻倍增长,同时适婚年龄人数在下降。竞争即将达到饱和,到时候不可避免会优胜劣汰,之后市场就会真正成熟起来。”

2006-2016,这是歪猫的荣耀10年,也是疲于奔命的10年。今年1024日,歪猫发了一条微博:

2005年刚拍婚礼那会儿,我管新人叫哥

到了2010年,新人开始管我叫哥

到了2016年,新人开始叫我猫叔……

镜头里的你们永远是年轻的……

而镜头外的我,终有拿不动相机的那一天。

能替你们记录着这一切,真好。

晚安。

留言区迅速被各路摄影师崇拜者和新人攻占:

“我努力在你拿不动相机之前嫁出去”

“镜头之外的我们会陪着你到你拿不动照片、我们看不清照片的那一天,是不是很感动啊,啊……猫爷你好”

“我一直叫你猫神啊”

他是婚礼摄影界的传奇,他是猫神、猫爷,但更是走心、温暖、始终拼尽全力的猫大、猫叔。


TAG: